宝兴路谒师所

编辑:新闻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3-29 04:28:11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谒师所是锡克教的崇拜场所。锡克教于15世纪末由那纳克创立于印度西北部旁遮普地区。它是在莫卧儿王朝时期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交流中萌芽的,由于印度教虔诚派运动的开展,后来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宗教。锡克”是梵文Sikha的音译,原意为门徒。锡克教奉行祖师崇拜制,视祖师为神的使者,其信徒自称是祖师的门徒。锡克教徒非常尊重本教的首领和上师,尊称为“古鲁”,意为“上师”或“师尊”。从第一代上师那诺(1469~1539)算起,到戈宾德·辛哈(Gobind Singh,1666~1708)为止,先后共有十位上师。第十位上师戈宾德·辛哈被暗杀后,虽然还有其他人继任领导,但都不再称为上师。戈宾德·辛哈去世前指定宗教经典《阿底格兰特》为第十一任上师。按照教条,凡承认锡克教义、十位上师和锡克教的著名经典《阿底格兰特》者,皆可成为锡克教徒。
中文名
宝兴路谒师所
地    点
东宝兴路北四川路附近
时    间
光绪二十八年(公园1902年)
购得土地
1.9亩

宝兴路谒师所地址

编辑
宝兴路锡克教谒师所位于宝兴路(今东宝兴路北四川路附近)。

宝兴路谒师所修建缘由

编辑
光绪二十八年,从印度招募来沪的巡捕和司阍因信仰锡克教,向公共租界当局要求修建一所锡克教谒师所。租界工部局董事会虽然同意这一要求,决定从公共基金中拨款3000银两购置土地,但未付诸实施。直到光绪三十一年,租界工部局董事会认为修建一所谒师所“无疑对上海的印度人大有益处”,“在其内可提供一处条件适宜的礼拜场所,也可监视他们的一般行为,也可对他们的日常行为进行有效的监督”。光绪三十二年租界工部局用3396银两,在宝兴路购得土地1.9亩,同时又从印侨中筹募8000银两的建筑基金。光绪三十三年七月四日动工奠基,光绪三十四年三月竣工,同年五月三十日(6月28日)由工部局总董霍必澜为锡克教谒师所揭幕。
这座谒师所是一幢两层楼房,由红砖和人造石砌成,屋顶铺盖油毛毡和波形铁皮,总造价为11200银两。底层是长15米,阔9米的会议室兼作餐厅,南端有2个小接待室。楼上是谒师所,圆拱形屋顶。南端有四间小房,供布道师生活起居。
谒师所内部简单朴素,没有绘像和其它装饰品,只在中央用绳索围成方形的祭台,布道师坐在祭台中央,边摇铃,边朗诵《元经》,教徒们环坐在祭台四周,聆听布道师诵经。礼拜结束后,教徒们到会议室共进午餐,餐毕议事,议毕散会。

宝兴路谒师所发展历程

编辑
民国4年(1915年),由于印度巡捕和司阍之间经常发生磨擦、争斗,租界当局为此在戈登路(今江宁路)巡捕房附近为印度巡捕又修建一所锡克教谒师所,为印度巡捕专用。
民国13年(1924年),在上海的印度侨民有1300余人。是年8月,锡克教在印度首都举行全国性的宗教会议,旅居国外的锡克人都派代表回国出席会议。8月3日,旅居加拿大的锡克人代表11人途经上海,与上海代表20人一起回国。上海的锡克教徒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。据8月4日《申报》报道:加拿大的锡克人代表由温哥华乘澳大利亚“皇后号”轮,抵达上海外滩海关码头时,1000余名印度巡捕和司阍、海关、银行的印度工作人员、印度妇孺50余人,集合码头欢迎,乐队奏乐,印度妇女则向来宾抛洒花瓣,后在露天举行宗教仪式。然后由乐队前导,欢迎人员则列队由福州路去虞洽卿路(今西藏路),再由海宁路(今北海宁路)游行至北四川路宝兴路谒师所后解散。
民国16年7月,上海的印度司阍人员之间由于乡情不同,方言不同,马其哈斯人和马乐澳人之间摩擦不断,发生了激烈的殴斗。英国驻沪领事下令关闭谒师所,后由全体锡克教徒作出“谒师所只用于宗教目的,不再发生殴斗事件”的保证后,才在11月9日锡克教始祖那纳克·辛格诞生日恢复开放。此后,一些锡克教徒为了避免摩擦,在民国28年10月、民国29年10月先后又在马霍路(今黄陂北路)249弄156号和舟山路218号修建了两所规模很小的锡克教谒师所,用作同乡锡克教徒礼拜。
抗日战争胜利后,随着印度侨民陆续离沪,该所的宗教活动日益冷清。
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在上海的印度侨民仅有200余人。1956年因大多数去香港,印侨减至10余人,到该所过宗教生活的锡克教徒不过5~6人。1962年后留沪的印度侨民也陆续去港,宝兴路锡克教谒师所因无教徒礼拜而关闭,遗址现改作幼儿园。
词条标签:
组织机构 科研机构 宗教